红其拉甫·夜


一张有故事的片子,这🏔️好像还没名字?我想叫她“一公里”。因为我每次问朱师傅,我们离河谷深处还有多远,他都告诉我还有“一公里”,然后我们走了20多个“一公里”。

河谷里呆了三天,高反,河水变大走不出去,最后还被抓去边防站,真刺激。


希望,每一位勇于探索的风光摄影师都能平安回家。


同行: @Julius 

红墙内外

希望在墙外
我走不出去
你也进不来

远山⛰️

流萤入梦

同行:@秋裤_Choku 
古人说腐草化萤。萤,多生于草丛冢间等荒凉的地方。
在拍摄之前,我一度以为萤火虫可能像银河一样,肉眼很难看得到,但实际置身其中的时候,发现满树林的萤火虫就在自己的身边一闪一闪,宛如童话梦境。有那么一刻,我放下相机,安静的看着它们在我的周围飞舞,它们用自身的点点光亮,照亮彼此,好像在用呼吸的方式跟彼此打招呼。
希望以后,不只是在照片中才能看见它们。

吞噬

with@隐之 
拍摄于库布齐沙漠
由于天要下雨,拍到了沙漠的火烧云。

Explore

in frame:Me
📷:@隐之 &Me
Edit:Me
器材:D850+Sigma 35 F1.4 & D610+Tamron 15-30 F2.8

感谢施佬带我拍到真正意义的第一张🌌

DNA

日照金陵

秦淮一角

© MaxTin | Powered by LOFTER